About us
Successful Cases
Our Customers
News
Contact us
分享 3
热线:400-0919-097
您的位置: > 利来资源站更稳定 > NEWS
利来资源站更稳定

联系人:唐小华 先生

联系电话:86 0512 53128955

联系地址:中国江苏太仓市华东国际塑化城

邮箱:fsdfkd@163.com

我和三闾骚坛-荆楚网-

发布时间:2021-11-01 14:56编辑:admin 浏览次数:
html模版我和三闾骚坛-荆楚网-

周凌云

我在秭归县文联工作二十余年间,去屈原诞生地乐平里不下上百次。开展文化活动,接待文人墨客,有时也独自去采风。来来往往到这个村,我得到的最大收获,是结识了骚坛里那些写诗的农民,我每结交一个人,都能收获一种真诚的情谊,文学上也有较大收获。

乐平里有个著名的农民诗社??三闾骚坛。源于明清时期。民间读书和写诗的氛围浓厚,常常三五成群有以诗会友的习俗,而且代代沿袭,代代相传。特别在每年端午节期间,更是往来切磋,乐此不疲。端午节这天,这些泥巴腿子诗人们还各自带点肉、蔬菜、豆腐、酒,来到屈原庙,一起做一顿饭吃,然后各自掏出自己的诗作,吟唱或诵读。诗人们都看重这个日子,写的都是颂扬屈原的作品,发表的阵地就是屈原庙。这就是我们说的民间骚坛。这都是自发的文学活动。文革时期,骚坛停止活动。1982年,农民诗人谭光沛、杜青山,徐宏章、徐正端等又发起恢复了“骚坛”,刚恢复的时候只有十多个会员,慢慢发展到数十人,现在会员已达百人。

2005年,我担任县文联主席后,把振兴骚坛当做文联的重要文艺工作之一,为三闾骚坛开展活动、发展会员、宣传推动花了很大的精力,围绕这些农民诗人也做了大量的采风和创作。将骚坛在民政注册,更名为:三闾骚坛,使三闾骚坛文艺活动合法化、规范化、常态化、规模化;创办民刊《三闾骚坛》,每年在端午节前出一本会员作品集,推出成果,并与各级报刊合作,推出“骚坛专版”。每年至少开展两次诗会,上半年是端午节“骚坛诗会”,突出端午文化主题,颂扬屈原求索精神;下半年是中秋诗会,突出农民特征,围绕丰收主题,不定时开展吟唱诗会。与全国的诗社开展交流活动,特别是与汨罗等地举办了多场吟唱诗会,以拓宽诗人们的视野,提高创作水平,从彼此吟唱的体验中取长补短。每年的端午诗会,都是在屈原故里端午文化节的大背景下进行,利用各大媒体大力宣传和推动。中央电视台一台、三台、四台、七台都对骚坛进行过宣传,有的是专题节目,有的是新闻报道,还有的对骚坛诗人进行专题报道,广东卫视、湖南的电视台也为骚坛拍摄专题片播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之声”为三闾骚坛开通了直播节目,新华社、光明日报、湖北日报、中国青年报等全国各地的报纸都报道过骚坛的活动和农民诗人的创作。2019年,三闾骚坛被湖北省中华诗词学会评选为“先进农民诗社”,骚坛诗人谭国洪被评为“优秀农民诗人”,2020年,三闾骚坛被湖北省中华诗词学会授予“湖北省中华诗词工作先进单位”,三闾骚坛的文艺活动曾获湖北省屈原文艺创作奖的“文艺品牌奖”,还被宜昌市委宣传部评选为全市“十佳群众文化品牌”。三闾骚坛在全国已形成了广泛的影响力,成为我国著名的农民诗社。著名作家、湖北省文联主席刘醒龙专程到乐平里为农民诗人讲课,并为三闾骚坛题书:中国文学第一正脉。

除了组织三闾骚坛的活动外,我也有计划地深入到农民诗人的生活之中,为他们创作了一系列文学作品,反映了诗人们的群像,经过多年努力和积累,创作了《屈原的村庄》一书,成为湖北省作家协会首届“家乡书”长篇散文的创作项目,全书18万字,写的是乐平里的骚坛人物,挖掘的是乐平里的屈原文化。它是我这一生中重要的文学成果。所写的人和事都很熟悉,创作的时候激情四射,一吐为快。至今还有些细节让我回味无穷。

某一天,天气还冷,正在下雨。突然接到骚坛社长黄琼的电话,说农民诗人郝大树去世了,我当即坐班车赶往乐平里。但乐平里到郝大树家里还有很长的土路,天也晚了,路又滑,没有找到其它的车,便请了摩托车朝他家赶。绕了一阵山坡到郝大树家里的时候,车子歪倒了几次,我的身上全沾满了泥巴,已完全没有了一个城里人的面目,成了一个泥人,一些农民看到我都感到惊愕。我和骚坛诗人们为他守夜后,第二天早上,诗人们又为郝大树举行了“墓地上的诗会”,这让我感到很震惊,诗人们竟然是以诗会的形式来与他告别!郝大树生前酷爱诗歌,把写诗当做生命,死后也得到了朋友们诗的爱抚和尊重,我感受到一种无法言说的凄美。这个死去的诗人,是一位兔唇,有缺陷的人。我为他写了篇文章,《郝大树的缺陷》。

我还约社长一起去找过诗人李国杰,他住得相当偏僻,从乐平里步行到凤凰溪山上,走了近3个小时的路,走到他房子旁边时,他却不在家,这让我感到很遗憾,人饿了,就拔了他家的萝卜充饥,休息了一会儿,又往回走了近3个小时。2010年,我们举办了影响最大的一次端午诗会,请来了全国40多位著名诗人,包括台湾诗人余光中,我也把李国杰请来了,在台上吟唱了他写的一首诗。在这些著名诗人中引起不小的震动。于坚在他的长文《秭归祭屈原》中描述到: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秭归地方诗人李国杰的朗诵,会堂里诗人济济,许多人赫赫有名,南腔北调地操着普通话。李国杰与众不同,全无所谓诗人风度,就是打谷场边退休的老农形象。他83岁,身板硬朗,最后一个朗诵,一出来,现场忽然被一掌击中似的安静下来,都被他的声音震慑。他吟诵的什么我也不懂,他用的是屈原家乡话,声音古老苍凉,节拍悠长。恍惚间觉得是屈原来了。

我为他写了篇文章,《像隐士一样生活》,写他隐居深山,躬耕生活,研究屈原,读书写诗的故事。

我还结交了一位残疾人朋友,他叫向刚,笔名叫蓝明,他住在乐平里深山里的板仓,差不多在山巅,真有点白云悠悠的感觉,我去看他,他说上山的路已通了,轿车可以上去了,实际上仍坑坑洼洼,我租了个轿车上了山,给他送了些书,因约定去他家,当天还宰了年猪,吃了他家年猪肉,下山时,因路不平,车子坏了,修车花了800多元。后来他下山在镇上开了土豆店,专卖本村的红心土豆,现在已是省作协会员,出过书,我为他写了一篇文章叫《土豆王子》,写他一边卖土豆一边写诗的事迹。

我还约骚坛常务副社长谭国锋,去看望患肾病的农民诗人卢学俊,他的吟唱让我终身难忘,字正腔圆,为骚坛的吟唱树立了标杆。他的儿子卢琼,在山西的煤矿打工,每年我们举办诗会,他都悄无声息的回来,诗会结束后,又赶回遥远的煤矿里了。他一生只写颂扬屈原的诗歌,已有数百首。

我去拜访过90岁的老诗人徐正容,他已经老态龙钟了,当天他正在晒太阳,知道我是文联的干部后,他将几十本自己编定的诗集搬出来给我看,写了三千多首,这是他毕生的心血。看到这些诗集,我很感动,哽咽说不出话来。

我到诗人徐宏章家里去采访,看到了他啃楚辞的精神,他文化水平不高,但他下了一番苦工夫,为读楚辞病了一场,几年时间,他才把屈原的作品读透。还为此出了一本书,《读楚辞》。他是骚坛重振雄风的一个幕后人物。是他默默无闻地推动,才唤醒了骚坛,我为他写了三篇文章。

我还认识了在乐平里卖豆腐的谭家臣,一手打豆腐,一手狂热地写诗,他存了3000块钱,跑到北京去找名家,也想一夜成名,后受到打击,在北京的一家旅馆哭了一夜后,又回乐平里打他的豆腐,写他的诗。我为他写了一篇文章:《豆腐诗人》。

我还有一位重要朋友,他叫徐正端,我和他交往20多年,他的欢乐、苦难包括心灵,我都清楚。去乐平里,每次我都去庙里看他。一天,在庙里谈到深夜,我下山去旅馆住宿,他坚持要送我,下山时他却在路旁跌倒了,受了伤,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这让我一直愧疚。我写了一篇文章:《为屈原守灵》,去年获得湖南“汨罗江文学奖”散文“离骚奖”(一等奖),获得了10万元奖励。这篇散文被湖南省话剧院改编成话剧,并在“汨罗江文学奖”颁奖大典上演出。他在屈原庙里坚守30年,为屈原守灵,其精神是难能可贵的。

我在乐平里结交的农民朋友大约30多位,他们虽然是农民,生活在最基层,但是他们有情怀,热爱屈原,热爱自己的诗社,都留恋乐平里这片文化的沃土。我的书《屈原的村庄》,里面精彩的内容就是写的这些农民,写他们躬耕与写诗的苦与乐,写他们对屈原的忠诚。其中很多篇章在《文艺报》《芳草》《朔方》《草原》《散文百家》等刊物发表,共发表约六万多字。这些农民朋友,值得我歌颂和记录!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7 利来资源站更稳定 All Rights Reserved